查看: 502|回复: 0

给刘政委打印文件

[复制链接]

5

主题

7

帖子

3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9
发表于 2019-6-20 15: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宗忠 于 2019-6-20 15:44 编辑

给刘政委打印文件
                                                                                                             郭宗忠

      那是1986年,那时候我在瓦房店老虎屯机场当兵,还是个新兵。当时我在师政委刘福林所在的二十二师司令部军务科当打字员,他在红砖瓦的办公楼最高处的二层办公,我在一层的打字室。刘政委从北京开会回来,晚上我自己在打字室加班打完文件后,九十点钟的样子了,我在复习考军校的课程,刘政委敲门进来。
      本来是每天都能见到刘政委的,早晨出操,师长刘凤奎,参谋长亢可宗和刘政委,并列站在排头,我因为个子高,虽然是新兵也和他们一起站在排头。无论那是多冷的天,即使眉毛上、稚嫩的胡须上因为哈出的气结了很厚的霜,出操也是炮打不动的。
他们站在排头,也是无声的命令。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他们以身作则就是最好的说服力和号令了。冬天奇冷,起床号响起,没有一个人赖在被窝里,每天早晨机关的官兵齐刷刷准时站在了大楼前的几棵挺拔的法桐树下,只等熊管理员操着一口的湖北话毫不含糊地一声令下:“向右——转,齐步——走!”
熊管理员是管理科的管理员,长得稀稀拉拉,但人还是蛮好的,人随和,没有一点架子。我们这些机关兵经常跑到他的管理科要一些他们给首长准备的西瓜、香蕉、橘子等等水果,以及我们部队自己的格瓦斯饮料厂生产的汽水,他不是那种见风使舵的人,对我们新兵也是一视同仁。不仅是他,政治部、司令部、后勤部,以及机务处的干部们都是这样既雷厉风行,又随和自然,亲切有加。
      尽管如此,我们私下称呼机关的干部们是“瞎参谋,烂干事,熊管理员” 。大家在一起说着也是哈哈大笑。和参谋干事管理员在一起,都是很融洽的,他们也从来很尊重我们。我们从他们身上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那时候宣传科的李干事,见了面不像我们以前在老家时相互遇到是问一声“吃了吗?”而李干事是一声自然亲切的“你好!”也让我们知道这样的问候是多么新奇和散发出的文化气息。
      那晚刘政委突然的来临我还是有点手足无措的。不过刘政委非常和蔼,也就让我的拘束少了些。他让我给他打印一份文件。以前都是他的秘书送来文稿,看来是天晚了,刘政委直接拿了下来。我按时完成了任务。
      后来聊天,刘政委知道我是高中毕业参军的,又是文科班的,鼓励我好好工作,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军校。我也就每晚打完字之后,就在打字室里学习到十二点甚至凌晨两三点钟之后。他有时候晚上写完文稿也到后半夜了,大楼里也就是我们俩的灯还是亮的,他就直接把文稿拿过来给我,让我打印出来。我都是立即打印,早晨出操完毕,就会交到刘政委手里,或者直接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每一次都没有错别字,刘政委增加了对我这名新战士的信任。
      以后,每次他周日早晨写完的讲话稿或者材料,也不通过他的秘书,直接就拿到我的宿舍。有一次周日天刚亮,刘政委就来敲我的门,拿来了六七十页的讲话稿,告诉我晚上他上班时交给他200份打印完装订好的文件,周一开大会用。
      我一整天就猫在打字室里,大致两三万字的样子。那是老式的打字机,一手移动字盘,一手找准每一个字打在蜡纸上。字盘上仅有2400个汉字多一点,一些生僻的字就得到那七八个铅字盘上找去。
      刘政委对我的信任也锻炼了我。他不用他的秘书来回校对,这成为了我们之间的秘密。可以说,对于一个战士来说,这是最大的信任了。
因而我也更加认真细心,也能够做到,把他文件里的错别字或者偶尔不顺的语句直接改正了。等字打完了,看一下蜡纸后面的一份垫纸小样,自己认真校对一遍,没有错误了,就开始调和油墨。
      先把从大连买来的油墨盒打开,弄出一定量的油墨,加上少许的汽油,用滚筒和到稠稀均匀,把打好的蜡纸贴在油印机上,固定好纸张,然后就开始一张张地印。
滚筒上油墨多少适宜,推动滚筒柔和,要掌握好一定的力度,这样印出来的文字才能颜色轻重一致,不会出现一边轻一边重,或者中间重两边轻,或者脱字的现象。
      油印的文件是不能立即叠加在一起的,否则背面就会沾上没有干的油墨,影响文件质量。
      差不多总共油印接近一万来页,按照页码排列顺序一份份分开来,再装订起来,也就晚上六七点了。这时候才感到倦累,一天时间连窗外的小花园也来不及看一眼,还有那一排秀颀的法桐树,忘情于工作,也许就是那个年青岁月历练出来的。只是为了工作,没有想到能有什么觊觎。官兵关系是至纯的,自然的,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工作分工不同而已,那样的时光和工作也是快乐的。
      刘政委周末晚上八点来钟来上班,到了我的打字室,露出满意的神色,也没有多少客套话的,感觉对我也很放心。然后我就一次把装订好的200份文件抱到刘政委的房间,任务完成,也就心身轻松,下楼收拾一下,才突然感到了一阵饥饿。
      后来,刘政委借给他家里翻一下地,种一点菜的托词,经常邀请我们几个战士到他家里,干不了一点活,他的爱人王姨已经做了一桌子丰富的菜,知道我复习功课辛苦,给我了精神和物质上的“补助”。
      我考上军校后,一直与刘政委书信往来,他感谢我对他工作的支持,帮他打印了许多文件。这本来是很正常的工作,刘政委却念念不忘,让我心存温暖,不放弃努力。
      军校毕业后,又回到了刘政委的手下,我已经成为一名侦察参谋,刘政委专门找了个周日,请我去他家里,感谢我当年给他打印文件,还是一样的亲切随和,也给了许多鼓励,令我感动。
      然后我回家休假,没想到休假回来后,刘政委调离了机场,到军区机关任职,之后,我在的部队撤销合并,我再三调防,就没有再见到刘政委。但我一直感念着刘政委对我的信任和鼓励,我也一步步努力,一直保持着刻苦,踏实,不计得失,要对得起别人对自己信任的信条,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
      回首,已经有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刘政委也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耋耄老人了,今夜突然想起刘政委,他的勤勉,勤政,清廉,正直,亲和,让我一生都温暖在怀,铭记在心。

郭宗忠照片_1.jpg
郭宗忠照片.2jpg.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空军航空兵战友网-二十二师网上家园 ( 辽ICP备13013871号-2

GMT+8, 2019-10-17 18:37 , Processed in 1.071376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