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135|回复: 8

空二十二师逸事______袁 威

[复制链接]

328

主题

530

帖子

424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243
QQ
发表于 2014-4-17 06: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图片20140417122020.jpg

空二十二师逸事
                                              ______袁 威
   航空兵第二十二师是强击机师,一九五一年九月二十日在湖南衡阳组建,设四、五、六团。装备苏制伊尔-10型强击机。其中五团于十月份调归空九师。
   该师起初番号为“衡阳空军师”,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一日正式改称为空军航空兵第二十二师,四团、六团分别改为六十四、六十六团。十一月十七日,空二十二师转至江苏徐州,隶属华东军区空军。
   空二十二师首任师长辛元林,政委苏蕴山。第二任师长刘增敏,其后是牛玉川、王翰文、赵振东等。王翰文任师长期间,该部队处于比较鼎盛的阶段。
   一九五二年一月,袁应祥被抽调到新组建不久的空军第二十二师,在六十六团担任副大队长。来到了徐州。
   一九五三年六月,袁应祥升任六十六团三大队大队长。该团一大队大队长田平,二大队大队长梁清选,团长王翰文。
      一九五三年三月三十一日,空二十二师转场到山东高密机场。
   两年以后,也就是一九五五年,张儒莲从柴沟堡师范学校第十七班毕业,她辞别家乡,独自一人乘火车从山西来到山东,与袁应祥完婚。此时,袁应祥担任六十六团一大队大队长,团长王翰文。
   驻地距离火车站不远,接到消息时袁应祥还在飞行,部队就派了一个小车去接,暂时将张儒莲安置在招待所里。当时部队里还没有随军家属,就要结婚了还没有被子,怎么办?热心的小飞行员张务扬拉上战友邵彦魁,连夜给缝制了一床。那时张务扬才二十一岁。
   结婚很简单,搞了个小小的仪式。团里干部都来祝贺,包括团长王翰文。袁应祥和王翰文都不会想到,三十年之后,他们会成为儿女亲家。此为后话。
   空二十二师驻山东高密机场的时间不长,一九五六年一月十七日,该师奉命转场至山东潍县,即现在的山东省潍坊市。六月,该师划归空六军建制。在潍县机场,袁应祥晋升为六十四团团长。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空二十二师参加济南军区组织的山东半岛实施集团军在使用原子、化学武器条件下的诸兵种合成海岸战役演习。
   一九五六年一月,袁应祥所在的空二十二师转场到山东潍县机场。这里的条件比高密机场要好些,袁应祥和张儒莲住进一栋二层楼房里。
   住房似军衔般等级分明。师级干部住“首长房”,别墅式的小楼。团级干部住“校官楼”,一栋二层的筒子楼,楼内有公共厕所。大队一级的干部住“三趟房”,那是三排砖墙瓦顶的平房。再低些的基层干部和战士,曾一度住在机场征地农民迁出后遗留下的土坯草顶房里。
   隋崇义、张洪道都曾是袁应祥在“校官楼”里的邻居,后来隋升任师参谋长,搬进了“首长房”。
   这一年,大队长张务扬和一位姓孙的女学生在“三趟房”里建立了小家庭。新媳妇的哥哥是大队政委孙迎清。
   五十年代及六十年代初期,国民党飞机经常对大陆沿海地区进行侦察骚扰活动。敌侦察机凭借性能优势,以单批单架的方式进行袭扰,速来速去,根本没有把解放军空军的飞机放在眼里。因此,反挑衅、反侦察骚扰行动成为一种新的作战形式。
   六十年代初,空二十二师光荣地接受了到福建前线参加轮战的任务。空军部队的人都知道,不是随便一个部队就可以拉到前线去参战的。空二十二师是强击航空兵部队,原本是排不上号的,能获得这个机会,还要感谢李际泰同志。
   一九六一年,时任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的李际泰来潍县机场检查工作。王翰文师长安排了空战演练,由张务扬和王守忠分别带领四机进行空中格斗。飞得漂亮!
   李际泰看后十分惊奇,他问:“人家歼击机部队都没飞过这个科目,你们怎么飞了?”
   张务扬回答:“《训练大纲》上有啊,有这个训练科目。”
   实际上,空二十二师自从一九五八年改装米格-15比斯以后,就开始进行歼击科目的训练了。歼击、强击科目并举,而且歼击科目飞得更多。这是师领导审时度势的明智安排。
   李副司令看后说道:“哎哟,我来晚了!叫你们去轮战去。”后来,他回到北京不久,王翰文师长便接到了入闽参战的命令。
一九六一年十月,师长王翰文选派张务扬和王守忠抵达福建漳州机场打前站,大队人马则乘火车前往。
   时任六十四团一大队大队长的张务扬,一九三四年生,山东莱芜人。令人称奇的是,后来出任航空兵师长的他,参军前竟没有上过一天学。解放军这所大学校培养教育了出身贫农的张务扬。
   一九五一年,为适应空军发展的需要,中央军委决定在陆军部队里挑选飞行学员。挑选飞行员时对张务扬进行审查的是组织部的一名干事名叫谭辉,张务杨参军时跟谭辉在一个部队,谭辉是老兵,很熟悉张务杨的情况。所谓审查其实更像是一场面试。公事公办,谭辉拿出一张《浙江日报》指着其中的一段文章对张务扬说:“小张,你来了!你念念,我听。”张务扬接过报纸顺利地念了下来。谭辉高兴地说:“啊哟,小张,你进步真大!都念下来了。”然后又说:“行了,你回去吧!”
   没几天便来了消息,政治部就他一个合格,张务扬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空军战士。他被选送到空军牡丹江第七航校学习。那年,张务扬十七岁。说起来,他跟袁应祥、王守忠、梁清选还是校友呢。袁应祥是七航校一期学员,王守忠、梁清选是二期,张务杨是第三期。
   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张务扬航校毕业,分配到空二十八师。一九五四年底,空二十八师选送十四名优秀飞行员到空二十二师,张务扬名列其中。在袁应祥任大队长的六十六团一大队当飞行员。
现在,张务扬已经成长为一名干练的飞行大队长。正因为他聪明能干,技术过硬,师长王翰文才派他率先入闽,为全师的进驻打前站。
   王翰文师长派出的另一名得力骨干是六十四团副团长兼勤务主任王守忠。
   在袁威儿时所认识的父亲的战友当中,王守忠叔叔是最熟悉、最亲近的一位。然而遗憾的是,王守忠的事迹与生平,袁威了解得甚少。那是因为在林立果密谋“五七一”时,“王守忠”这三个字十分不幸地被写入了南逃的黑名单!当袁威想到要去了解时,他已辞世数年。只听说,我国自行设计制造的强五是他试飞的。
   空二十二师轮战接的是空十七师。该师装备的是歼五,空二十二师装备的是比较落后的米格-15比斯。上级指示,空二十二师到前线后使用空十七师的飞机。
   张务扬和王守忠各驾驶一架米格-15比斯从浙江嘉兴机场起飞,到广东汕头机场,然后乘汽车到达福建漳州机场接收兄弟部队的歼五飞机。
   空二十二师于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十九日进入福建前线,一九六二年六月撤回,为期八个月。六十四团和六十六团一大队均由嘉兴机场入闽。
   六十年代初,东南沿海形势紧张,位于前沿的空军部队战斗起飞频繁。台湾国民党空军经常进行所谓的“正巡”,我们针锋相对,进行反“正巡”。敌方的飞机一起飞,我方就升空监视,只要进入距大陆十二海里领海线以内就坚决打击。空二十二师在漳州轮战期间,张务扬奉命战斗起飞的次数最多,他回忆道:“有几次是比较危险的。师指挥所就是王翰文师长坐镇指挥,军指挥所是福建晋江指挥所,主任夏伯勋。我们一去就向前面的部队请教,向人家学习嘛,有什么情况,怎么弄?人家给介绍,完了按照他们说的去做。我当时是空中带队的指挥员。做为空中指挥员,要求干脆,发出声音洪亮。二十二师那次任务完成得很好,受到了空军的表扬,福空、晋指都表扬。”
   空二十二师在福建漳州机场轮战时的表现的确令人称道,他们在上级组织的合练中从未失过手。
   所谓“合练”,就是几支航空兵部队的空中格斗搜索演习。反“正巡”时,一般是由在前沿的几个部队同时战斗起飞。敌机走后,有时候空军领导便组织在空中的部队进行合练。
   除空二十二师外,当时在东南沿海前线的飞行部队有驻广东连城的张积慧率领的空六师;驻福州兴宁的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王海大队的空三师;在国土防空中屡立奇功的空十八师,驻广东佛山沙堤。与这些响当当的部队较量,空二十二师的指战员都感到特别带劲儿。
   张务扬说:“台湾的敌机走了,我们这几个部队就开始合练,合练就是看谁先发现谁,先对准目标。空中目标就是四架飞机,他是四架,我也是四架,看谁先咬住谁的屁股。我们二十二师每一次都没输过,都是先机发现。有一次,我提前四十秒发现董小海中队,咬到他的屁股后面。空十八师的董小海中队那是比较厉害的。他一看我咬住了,人家不服输,我们是强击师,都说强击机好打,结果反过来我们打了他,所以晋江指挥所对我们很感兴趣。那次咬住后,指挥所说你们脱离返航吧,我说不能脱离,我一脱离,人家咬我的屁股咋办,到时候他们不认账。回来后我们这些小伙子特别高兴,就像打了大胜仗一样,政委批评说,你们太骄傲了!一弄就赢,晋江指挥所的指挥员,还有那些领航参谋都非常喜欢我们。”
   “实际上,就是我和王守忠带的这两个中队打得比较厉害,一有情况就叫我和王守忠去。有一次敌人的101侦察机来了。来了以后,本来是彭峰值班,他是团长,但是晋江指挥所点名叫我起飞,没追上。追过好几次。”
   一九六二年六月 ,空二十二师轮战到期,上级命令撤出。晋指首长先拿出命令让王翰文师长看,然后严肃地问道:“你能不能走?”
   当日漳州一带上空阴雨不断,这对全师在复杂气象条件下编队飞行的能力是一个考验。然而更为严重的是上级要求无线电静默,还不准开车灯。内行人都知道,这可是要命的事儿。因为飞机在浓云里飞行就如同在全黑条件下跑汽车。一两架飞机还问题不大,整团整团的编队飞行,没有无线电联络,难度是非常大的。
   王翰文对自己的部队了如指掌,心里有底,他郑重而坚定地回答:“能走!”
   空二十二师的四个大队从福建漳州机场起飞,组成两个八机编队撤离。王翰文命令张务扬带第一个编队,王守忠带第二编队。双机起飞,穿云后到云层上集结编队。王翰文自己和六十四团团长彭峰飞一架教练机。
   王师长没有蛮干。无线电静默飞行,他们在训练时已经未雨绸缪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形成了默契,利用无线电开关,按一下开关,无线电波就发出一下声响,约定响几声代表什么意思,用这样的方法替代呼话,保持编队联系。
   回撤途中要在广东连城、江西樟树等地休息补给。漳州起飞气象复杂,雨下得很大。到连城仍然气象复杂,在阴雨中降落、起飞,同时还要保持无线电静默。直到飞临樟树机场上空,王翰文师长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进入内地,无线电静默解除,而且云层越往北飞就越薄,此时已不再浓密障眼,变成了一朵朵曼妙的白絮。此次行动,人员飞机全部安全返回,令人欣慰。他对彭峰说道:“你看这云,五颜六色的多漂亮!”
   由于空二十二师使用的是兄弟部队的歼五,所以他们直飞空十七师驻扎河北故城机场。归还飞机后,集体乘火车回到山东潍县。
   空二十二师圆满地完成了轮战任务,得到上级表扬。张务扬说:“王师长感到非常的骄傲,从福州回来,空军、北空都表扬他这个师长,那时候是刘亚楼当司令,我对刘亚楼印象挺好,刘亚楼司令是赏罚严明。”
   以后才华出众的王守忠调驻济南的空六军军部,军委空军又把他从空六军调入空军大院。张务扬升任六十四团副团长、团长。林彪事件后,任空二十八师师长。王翰文师长带兵有方,那一时期,空二十二师培养出许多优秀飞行员。飞行员邵彦魁被选入空军飞行表演大队,后任大队长、副师长。飞行员梁清选后任空二十九师副师长。著名的试飞英雄王昂也出自该师。
   一九六九年六月二十二日,,空二十二师于空五师对调,由潍县移驻大连瓦房店,归空三军领导。
   张丽燕的父亲名叫张洪道,是空二十二师的优秀飞行员,技术尖子。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张洪道在高密训练基地任技术检查主任。该训练基地是专门为培训阿尔巴尼亚、越南等友好国家的飞行员所设的。培训外籍飞行员当时属于国家机密。
张洪道一家由维县搬入高密机场。
   一九六一年初春的一天,小燕子吃罢早饭,一溜烟地跑出家门。这个五岁的小女孩,圆圆的脸蛋儿像只红苹果,招人喜爱。
天气可好啦,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草地上有许多小洞,“这一定是蚯蚓钻的。”燕子想着,捡了根小棍儿去抠……
小女孩玩得聚精会神。她从一出生就习惯了飞机的轰鸣声。飞机每天都吼叫着飞上天空,渐渐地,那些噪声她已经充耳不闻了,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没有察觉今天的噪声有什么不同,那是救火车和救护车刺耳的尖叫。
   一个阿姨默默地走了过来,她似乎不忍心惊动小女孩,轻轻地对说:“燕子,回家吧!”小女孩感到有些异样,阿姨的脸上怎么没有笑容?阿姨拉着小女孩的手往家走,一句话都没说。燕子忽然感觉到不祥的安静,奇怪,飞机怎么都不响了?
   燕子的家有两间屋子,是里外套间。刚进家门就看见姥姥坐在外间的床上抹眼泪,燕子感到了不妙。
   姥姥见燕子进来,似乎更伤心了,连招呼都没打,这可是从未有过的,燕子有些发呆,心在向下沉。阿姨继续拉着燕子进了里间屋。一推开门,看见妈妈坐在靠墙角的床沿上,周围有四五个阿姨,她们都在哭。一见到这个情景,小女孩吓得“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她心里很害怕,从来没见过姥姥和妈妈这样伤心。一定是出了天大的事!阿姨赶紧把燕子拉了出来,交给姥姥。
   张洪道于一九六一年三月六日死于飞行事故,年仅三十三岁。当时,袁应祥已经调离空二十二师,据其他战友回忆,那天张洪道和另一个飞行员在天上作空中格斗示范。激烈的空中动作使他降至中低空。结果在做一个反扣动作时,触及地面,飞机摔得粉碎。
   据时任空二十二师六十四团飞行大队长的张务扬说,那天和张洪道飞对手的是训练基地的射击主任,他飞得好,飞空中格斗,跑到后面把张洪道压住了。张洪道岂能示弱,就来了个下滑倒转的摆脱动作。然而他没有注意高度,光在那里看后面的对手。做这个动作起码要在三千米以上,按规定应该在四千米以上。不过三千米也能拉起来,张洪道当时的高度也就是一千米,速度又那么大,根本不行。
   张务扬说:“听说这个事儿,大家都掉眼泪,太可惜了!我们都很熟,经常在一起研究飞行。我经常和他飞格斗,别人飞不过他,像赵振东这样的人都飞不过他,飞不过他张洪道就觉得不过瘾,我飞呢,张洪道觉得过瘾。我是大队长,他是勤务主任。我们两个人就在天上叮了当叮了当地干,他不愿意和那些特面的人飞。我和张洪道在天上作格斗,谁也照不上谁。”飞格斗就是双方驾驶飞机在空中过招儿,如果一方咬住了对方的屁股,并开炮射击,当然,是开空炮,照相机就会自动拍照,照上了对方就算赢。
   还要作一点小注释,张务扬提到的赵振东是空二十二师的名将之一,后曾接续王翰文,任该师师长。
再说张洪道一家,丈夫牺牲就像倒了台柱子,顿时塌了天。家里留下两大三小五个女人,燕子五岁,两个妹妹都还没有到记事儿的年龄,大的三岁,小的才一岁。
   由于对小女孩的刺激强烈,爸爸的突然辞世,给五岁的燕子刻下了深深的记忆。她永远忘不了当时的情形。记得下葬那天,大人们抬着一具长方形的红漆棺材前往高密烈士陵园。棺材不大,不像中国老百姓传统的那种一头大一头小的样子,表面不怎么光亮,材质也没有那么厚实。一路上妈妈哭得死去活来。埋的时候,妈妈一下子就扑到棺材上,痛哭失声。
妈妈说,前一天晚上,爸爸去和叔叔们研究飞行计划。讨论一个什么动作,一直讨论到很晚,最后决定让爸爸飞。会开到十点多钟才散。第二天早晨,爸爸吃完早饭,出门前还不忘了逗孩子乐:“哦,我的小燕子飞喽!”在一片笑声中,爸爸走出了家门。结果,没过多会儿,就听到呜呜的警报声……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的一场内乱,“林彪事件”是内乱中的政治地震,空军更是那次地震的重灾区。全国空军停飞长达五个星期之久!
   林彪沉戟折沙,连带众多中高级空军干部落难,然而张务扬却是个“幸运儿”。照他自己打趣的话说是“懵上了”。事情似乎有些巧合,其实还是出自于这位山东汉子不畏强势,敢于仗义执言的品格。
   事情还得从林彪事件之前说起。
   一九六九年,空军一纸命令,年仅二十三岁的林立果成了空军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一九七一年夏,林立果组织“舰队”加紧阴谋活动。
   七月十九日,空三军的某副军长来到空二十二师驻地瓦房店机场,大谈“林副部长指挥一切”。时任六十四团团长的张务扬听后十分反感:“空军司令还没有死嘛,他一个副部长指挥一切!?”
   明摆着,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指挥、调动空军的一切,这事儿谁听了都会感到稀奇。张务扬说话还是客气的,当时很多人私下里叫林立果为“毛小子”。但是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敢于拍案而起提出质疑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张务扬的质问闯下大祸,这还了得,反林副部长就是反林彪!
   上级马上派人调查,问讯张务扬。张务扬好汉做事好汉当,回答说:“我说了,那怎么办呢,反就反吧。”上级要求查办,师领导深知张务扬的性格和人品,以“口误”为由尽量拖延。
   正当张务扬遭受强大压力之时,林彪爆炸了。文件一传达,张务扬立刻成为坚持真理的典型。
   空二十二师所在单位的干部,从沈阳军区空军的司令员、政委,到空三军的军长、政委等一大批人都受到林彪事件的牵连,偏偏就出了这么一个旗帜鲜明的张务扬。沈空马上向空军党委汇报,我们这里有一个团长反林彪。这事引起了上级的重视。适逢空二十八师的师长、政委都受林彪事件牵连进了“学习班”,便提拔张务扬出任空二十八师师长。
   张务扬只身一人从沈空大连来到济空杭州。老话儿说“十八年河东,十八年河西”。屈指算来,自一九五四年从空二十八师调出到这次回来,正好是十八个年头。那时他还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飞行员。
   杭州可以说是张务扬的第二故乡。当年随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打到这里时,张务扬年仅十六岁。解放杭州后,七兵团的很多同志留在当地工作。张务扬担任师长后,逢当地集会活动需要陆海空三军代表出席时,他往往被请上主席台就坐。那些老同志见了惊喜地喊:“那不是小张吗?”“哟,那个小鬼当师长啦!”
   自古以来,凡是社会变革或政治动荡之时,总有一些人心怀叵测,乘机打压他人而抬高自己。林彪爆炸后,也同样不乏无中生有举报他人而捞取政治资本者。
   张务扬对此深恶痛绝。他走马上任空二十八师师长后全力保护下属。上级要求清查林彪集团的上线分子,张务扬没报。上级找他谈话,问道,别的单位或多或少都上报了,你师里难道一个都没有吗?张务扬回答就是一个都没有。找他谈话的领导举出几个人名,说据了解某某曾说过什么什么话。张务扬硬朗地质问:“‘永远健康’那样的话谁没喊过,难道你没喊过?”
   “文化大革命”中期,尤其是林彪事件之前,举凡大会小会都有一道固定的程序:主持人说:“现在,让我们共同祝愿毛主席他老人家万寿无疆!”与会者便挥动“红宝书”《毛主席语录》齐声颂祷:“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主持人接着说:“祝林副主席身体永远健康!”所有人齐和:“永远健康,永远健康!”
   那是一个后来被称为“红色迷信”的时代,盲目崇拜成风。如果将所有有崇拜“林副主席”言论的人都认定为是林彪线上的,无疑是滑天下之大稽!就这样,在张务扬到任之后,空二十八师竟没有一个人因林彪事件受牵连、遭处分。他不愧为一名侠肝义胆的男子汉。
   一九七四年王守忠走出“学习班”。随即被流放到黑龙江,在嫩江的一个空军农场“工作”,一呆就是三四年。那里曾经是流放大批干部的“五七干校”。在夫人周碧曼的不懈努力下,组织上终于批准夫妇二人转业到湖北。一九七八年底,王守忠一家迁出空军大院,搬到湖北当阳。王守忠在那里的一所飞机修造厂“工作”,实际上还是“管制劳动”。
   “上了林彪贼船的人”许多都被遣送回原籍,王守忠是山西沁源县人,妻子周碧曼的老家在浙江杭州衢县,当然是杭州好。为了子女的教育,周碧曼决心将一家人迁至杭州。
   然而实际情况却麻烦得多。在政治高压的形势下,人人自危。这样一个“有重大问题”的人就如同一颗扫帚星,避之唯恐不及,更不要说接收了。据说周碧曼的父亲都害怕沾女婿的“光”。
   无奈,周碧曼找到过去和王守忠同在空二十二师的老战友张务扬、梁清选,请他们帮忙。张务扬是个有正义感的山东汉子。老战友落难,他倾力相助。当时张务扬任空二十八师师长,在杭州还有些影响力。省里市里的许多干部都是当年山东兵团的老战友、老首长。他回答周碧曼:“你放心,我一定尽力!”
   张务扬找到市委组织部,组织部长一听就连连摇头说不要。
   “为啥?”张务扬其实也是明知故问。
   “这个人有严重问题。”
   “我的老战友,我还不知道他有严重问题?!不就一句话吗?”
   “哦,问题挺重,王守忠是逃跑名单上的第十四号人物……”
   张务扬好说歹说,为王守忠求情。要是别人,组织部的官员早就几句话给打发了,仗着张务扬的影响力,组织部长、副部长又都是山东老乡,人家已经给足了面子。
   事情挺难办,有好心人劝张务扬,为那样的人物奔走,小心政治上受影响。他却底气十足,老战友的事,咋帮不得!?
   张务扬和梁清选一起努力。梁清选时任空二十九师副师长,驻地正好就在隶属金华地区的衢县。张务扬对老战友说:“这里我负责,那里你负责,咱们两个帮着把口子。我一定把他弄到浙江来,到了金华就看你的了。”他找到组织部说:“你们规定进杭州不行,他不进杭州啊,上金华地区总可以吧!”
   还有一重麻烦令张务扬始料未及。由于种种原因,住杭州的空五军跟当地政府搞得很僵,而张务扬的空二十八师正归空五军管。军地关系不好,办起事儿来就难免有抵触。最后还是一位“大头头”为张务扬说了话:“没关系,他是从沈阳过来的,自己人!不是滥空五军的。”
   “大头头”发了话,组织部才同意接收。一九七九年底,王守忠一家终于迁入浙江。但地方政府还是没有把王守忠落到衢县。衢县地处平原,是比较富裕的地方。有人说,像王守忠那样的黑人物不能给放到好地方。他最终被“发配”到了比较偏远的江山县。县里倒是给了他一份工作,在废品回收站当会计,说通俗点儿就是“收破烂的”。
   工作倒是不累,但政治方面的阴云冷霜令王守忠不堪痛苦。精神压抑无疑是导致他过早辞世的重要原因。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这位年近七十的英才因心脏病突发死于江山县。

                                                袁  威
                                              2008年完稿

QQ图片2014041712203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0
发表于 2014-4-17 09: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大哥在几近失明的情况下走访了许多当事人写就的,为他的执着和父辈的成就而骄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0
发表于 2014-4-17 16: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陈队长,文章和照片是我发给王副参谋长的,在这里看到倍感亲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0
发表于 2014-4-17 17:3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原来空22师飞行干部名单里没有老爸袁应祥的名字,也没有师检查主任张鸿道一等事故的记载。感谢张务杨叔叔的老大张国翔大哥帮忙联系上了王副参座(快乐部长),才知道有这个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0
发表于 2014-4-18 14: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才知道,张鸿道叔叔出事是在基地,不是在师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9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9
QQ
发表于 2014-5-29 10: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既是逸事,也是历史。拜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14-8-2 20: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呀,拜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6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发表于 2014-8-11 08: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嗯真好,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5

主题

108

帖子

74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46
发表于 2014-9-17 19:4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二首
读战友网文【22师逸事】

心随逸事追旧时,
如面英风两相知。
中华不绝好儿女,
威武仁义待后持。


自有雄风续旧时,
长空万里任驭之。
赫赫军魂当壁立,
敢打必胜真吾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空军航空兵战友网-二十二师网上家园 ( 辽ICP备13013871号-2

GMT+8, 2019-3-23 02:52 , Processed in 1.415471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